第二百四十五章 发疯

    “我是没手,看到了吗?满意了吗?”
    秦婉莹破罐子破摔,直接举起没有手掌的双手,恶狠了的看着名叫阿玉的女子:“反正我是毁了,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说完,秦婉莹猛的朝着阿玉母女撞去,想发疯似得张嘴撕咬着阿玉。
    众人都没没预料到秦婉莹会突然发疯,等反应过来,秦婉莹已经咬中了阿玉的耳朵,鲜血直流。
    “啊,我的耳朵我的耳朵好痛,娘你快把这疯子推开。”
    “你这疯子,快放开我女儿!”
    阿玉母亲也吓一跳,赶紧去推秦婉莹,可秦婉莹死死的咬着不放。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其他在看戏的人,她们纷纷扭头过来,便看到秦婉莹咬着一个小姐的耳朵嘴角都是血,那小姐也是一脸的血。
    当然,也看到了秦婉莹那光秃秃的手腕。
    “天啊,秦小姐真的没手啊。”
    “怀安郡主说的竟然是真的。”
    秦夫人快速跑过来,吩咐宫女去把秦婉莹拉开。
    她心里沉了又沉,这女儿是疯了吗?怎做出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来?
    自打秦婉莹从白云城回来,性格就古怪得很,动不动就打骂她屋子里的丫鬟小厮,没有手就上脚踹。
    这分明就是一个疯子,哪里还有世家贵女的样子?
    这一切,都因乔林夕而起。
    想到这里,秦夫人扭头阴测测的看着不远处的乔林夕。
    感受到恶意的乔林夕目光一转,与秦夫人对上了,她能看到秦夫人眼里带着怒火的恶意。
    “疯了,都疯了!”
    其他夫人看着秦婉莹的模样,心惊肉跳的。
    “看着做什么?还不快把秦小姐拉开。”
    太后的脸沉了又沉,这秦家是不想得好了吗?
    秦国宗还在边城尚未回京,这秦婉莹怎可如此放肆?
    那林玉如可是三品参将的嫡女,她秦家怎敢去惹?
    几个粗壮的宫女上前去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把俩人分开。
    秦婉莹被拽开之后,癫狂的笑了起来,随后冲着地上吐了一口血,众人一看,竟是那林玉如的半只耳朵。
    “啊,我的耳朵!”
    林玉如看到那血淋淋的耳朵,尖叫了一声之后,晕了过去。
    林夫人抱起林玉如,剜了秦夫人一眼,语气冷冽:“秦夫人,这事没完。”
    秦婉莹被带走了,立刻就有宫女来打扰现场,很快就恢复了原样,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乔林夕呵了下,人呐,总得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的。
    如果秦夫人不是想败坏自己的名声,那自己也不会揭秦婉莹的伤疤。
    那林玉如如果不是因为好奇在秦婉莹面前耍小手段,那她也不会惹恼秦婉莹,也不会丢了耳朵。
    戏台上已经咿咿呀呀的开唱了,乔林夕虽然不太能听得懂唱得是什么,可这不影响她的兴致。
    “怀安郡主。”
    就在乔林夕津津有味的看着戏台上的戏时,一身着华服的妙龄女子坐在了她旁边。
    乔林夕侧头看了她一眼,她并不认识这个女孩子。
    “你可能没见过本宫,前些天你进宫时本宫有事便没能来见你。”
    本宫?这是个公主?
    “呀呀呀!”系统那欢快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宿主大人,这是一朵金桃花呀。”
    乔林夕:桃花?谁的?
    “宿主大人自己猜呀,说出来多没意思?”
    既然是桃花,那这个公主主动过来找自己那肯定不是来交好的。
    “怀安见过九公主。”
    乔林夕站起来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客气什么,快坐,本宫一见你就觉得有缘。”
    九公主萧思敏是皇后所生,刚满十五岁,因是皇后所生,身份尊贵,她的气度不凡,头上的珠翠更是闪瞎了乔林夕的眼。
    尤其是手腕上的串珠,哪怕乔林夕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也能看出来不是凡品。
    通体红色的串珠在阳光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萧思敏和乔林夕之间并不熟悉,俩人坐在一起聊天也是尬聊,没多大一会儿。秦思敏便起身说是要去太后那儿。
    可还没走出去几步,她就啊了一声。
    这声音让所有人都听见了,乔林夕更是脑仁直跳,她怎么有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感觉?
    “公主,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可是哪里疼?”
    尊贵无比的九公主一声高喊,其他世家小姐夫人纷纷围了过来关切的询问着。
    “我……”九公主脸色有些白,她摸着光秃秃的手腕:“我的玛瑙串珠不见了。”
    “啊?不见了?可是丢了?”
    众人听萧思敏说手串丢了,便都低头在地上寻找着,乔林夕也站起来装模装样的跟着找。
    李落云原本坐得离乔林夕有些远,这一乱起来,她就走到乔林夕身边来。
    “郡主……”
    李落云眼尖的看见一条红色的穗子吊在乔林夕的衣袖上,轻轻的戳了戳她,示意她看她自己的衣袖。
    与此同时,那些夫人小姐像是接收到命令一样,全部齐刷刷的看着乔林夕的袖子。
    “九公主,这……”
    萧思敏自然也看到了,脸上一喜,朝着乔林夕走过来:“原来被怀安郡主捡了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丢了呢。”
    周围的人看乔林夕的脸色变了变。
    这九公主的手串丢了,却在乔林夕的衣袖里出现,这说明什么?要么就是乔林夕捡到占为己有,要么就是她偷的。
    “天呐,怀安郡主竟然偷了公主的手串,乡下来的就是乡巴佬,见到好的就想偷。”
    “就是,也就是公主心善,给了她一个台阶说是被她捡到,我看啊,这手串就是她偷的。刚才我可是看见公主和她坐在一起呢。”
    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让乔老太太觉得很没面子,她黑着脸走到乔林夕面前,低声怒斥:“还不快把东西还给公主。”
    乔林夕也是一脸纳闷的把手串从衣袖里拿出来,这东西什么时候进她衣袖的?
    “果然是公主的手串啊,这个怀安郡主竟然是个手脚不干净的小偷。”
    萧思敏脸上扬着温和的笑容走到乔林夕面前伸手:“怀安郡主,多谢你捡到我的手串,改天本宫送你其他漂亮的东西。这手串原谅我不能送你,这是我父皇给我的及笄之礼,整个大越国独一无二的礼物。”
    乔林夕眯着眼睛看着萧思敏,道:“九公主说这是你的手串?是整个大越国独一无二的?”
新书推荐: 八零重生小娇妻,脚踹前夫致富忙 人在斗罗触发宝箱 从黑袍开始当海王 开局牛家村,我和嫂嫂相依为命 大明:百岁修仙者,朱元璋亲爹 东京怪谈捕捉大师 楚汉群英传 造物之谜 艾尔登法环:法神的诞生 重生不谋爱,京圈大佬给我下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