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收留乞儿

    次日上晌,李怀江在前厅与李怀河、李怀城,以及族里的后生们喝茶闲聊,李婉眼见着族里的小伙子个个眼里露出的崇拜之意,嘴角也止不住噙着抹笑来。
    都是些心底善良的好后生,不过李怀江没少当着面敲打了李怀河几句,喻意他别仗着自己的势做些出格的举动,也算是隔山敲虎,让族里的后生辈们都清楚知晓,他们老李家会让李氏得了体面,却也不会容忍得了体面仗势欺人的。
    也不知道这些后生能否听得懂,可却也是心里活泛的,自当不敢干出格的事来。
    晌午吃了饭,李怀江带着四虎应邀前往了知州府衙,李婉装备了几个荷包分别给到李怀河和李怀城几人,让他们都到街上逛逛。
    得了荷包的几人应谢不迭,欢欢喜喜的一同出门,荷包里李婉都装了五两的碎银,还有两吊的铜板。
    下晌在家里,李婉带上思婳到后院屋里收拾规整昨个送来的那些贺礼。
    整理出来好些不错的料子,收着到时带到盛京,也挑选出带回家里送给李婆子和下面两房的妯娌的。
    这其中还有几块手感色泽极好的皮草,李婉都先用箱子放着,到时给孩子做成围脖或者暖手套都是不错的东西。
    好的摆件物饰李婉也装起来要带走的,不说别的,家里两个姑娘的嫁妆也该是时候一点点添置了,再有那些笔墨砚台都是家里几个哥儿能用上的。
    忙活了一个下晌,李婉和思婳都不住瞪圆了眼睛,从这些箱子里规整出来的银元宝足足装了两口大箱子。
    这些人家送礼也是用尽了心思,礼单上自然不会标明银元宝,皆在箱子底部铺上那么一两层。
    因着李怀江这一次高中解元,他们家借此发了笔小横财,有了这两箱子的元宝,日后到了盛京参加春闱也不怕没个落脚的地方。
    ---------
    次日上晌,在宅子里吃了朝食,李怀河等人便结伴赶回知县,昨个这群小伙子在街上买了不少的礼物,都是给各自家人准备的,多是一些新奇的糕点果子。
    李婉想着知县和村子里应是已经得了李怀江中举的消息,官府间本就有加急密报,李怀江中举的消息淄州府衙第一时间便会把消息传到户籍之地。
    李怀江这些日子多是早出晚归,各种必要的应酬之事忙得不可开交,当然这其中的应酬多是知州官员主张,作为应届解元的李怀江以及几名成绩优越的同举人都被邀了来。
    这日午歇起来,小明昭嚷着想吃街上那家五芳斋的糕点,李婉便带着乔装后的两个姑娘和五虎一块出了门。
    买到了心心念念的果子,两个小姑娘无比的心满意足,买完了糕点一行人正往宅子回去的路上,就听见前面传来了打骂声。
    一个包子铺的伙计气急败坏的将一个小乞丐打倒在地上,又是一阵的拳打脚踢。
    五虎眼尖认出了那小乞丐“夫人,是那日的小子。”
    李婉几人定睛望去,就见在伙计的打骂下,小子毫无还手之力,直直的蜷缩在地上抱头挨打。
    就听闻小伙计边打边骂“臭要饭的,我打不死你……”
    李婉低头看了看思婳,小姑娘不敢再像那日般冒尖,微微的垂下眼眉不再去看,可垂在身侧的小手紧了又紧。
    “去问问怎么回事。”
    五虎“好的,夫人。”
    五虎过去就将小伙计一把拎开,忽然出现的人让小伙计不由地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样子全然不似刚才那般嚣张。
    只见五虎问了小伙计几句,便从怀里掏出几个铜板把人给打发了,地上的小乞丐见有好心人出面救了自己,微微地从抱紧头部的手臂中露出惶恐的小脸来。
    五虎没去看那小子,而是转身回到李婉的身旁,“方才几个小乞丐偷了他们家包子铺的馒头,伙计没逮着人,糊乱逮了这小子来汇愤。”
    李婉听了心里莫明的难受,可也没说什么,面上平静地牵过两个姑娘。
    “我们走吧。”
    只当她们刚往前走没几步路,方才还蜷缩在街角的小乞丐忽然跑到了她跟前,且双膝跪地重重的又给李婉磕了几个响头。
    李婉不由地皱紧了眉头,五虎“哪来的小子,得了几次好还不知足的。”
    只见小乞丐着急地抬起头来,充满希冀的小眼神泛着泪花,直愣愣地看着李婉。
    再次对视上小乞丐的眼神,以及那张污垢的小脸,那种莫名的熟悉感又从李婉的心底里油然而生。
    只见小乞丐低头用手里一直攥着的石子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又写了一个字。
    [卖]。
    李婉绕有意味地看了眼那个字,只是让她意外的是一个看起来不到十岁的小乞丐居然还识得几个字,自然也明白他这[卖]字是什么意思。
    打眼瞧着小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多是方才被包子铺的伙子给打的,也有的是旧伤。
    李婉沉了沉气,道“你若听得懂我说话,我便问你几个问题,你点头或者摇头即可。”
    小乞丐闻言眼睛瞬间绽出了光芒,重重的点头。
    “你可还有亲人?”
    小乞丐摇头
    “若我买了你做我家孩子的随从,你这辈子即便是死了,也不可离开我家,你可愿意。”
    小乞丐想了想,半刻犹豫后就点头。
    李婉看出这小子心有成算,即便是落魄于此,难得有人给他伸以援手,却仍有犹豫。
    “咱家不用心思过重之人,你若有想法起身离了便是,这两次的出手相助,全当是我家可怜于你罢了。”
    小乞丐闻言当即慌张的摇起头来,手足无措的比划着自己胸口处,示意自己定会忠心于主家好好干活,希望能可怜于他给他一条活路。
    眼看着小乞丐急得眼泪直冒,不知为何,看着这小子隐忍的泪眼,李婉的心阵阵揪起。
    她不明白自己何时会这般的心软,更不明白这小乞丐有何魔力牵动她的心绪。
    考虑了片刻,李婉动了动嘴皮子,才道“起来吧,跟紧了。”
    小乞丐得了话,当即高兴地抹了把泪,急忙忙的从地上爬站起身,怯生生的跟在了他们的身后,脸上嘴角是止不住的感激之情。
    思婳没想到大嫂嫂会同意让小乞丐留下,怯怯地抬头看着李婉。
    李婉见状,微勾起嘴角“你五哥还有笙哥身旁需要一个陪读给他们张罗的,如今你大哥有了举人的名声,买个随从给他们俩使也是使得的。”
    思婳听闻大嫂嫂这么说,嘴角当即弯起了好看的弧度。
    [日后,思婳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当日的可怜之心,成全了自己的良缘。]
    其实李婉自己也不知道为何突然之间就心软收下了这小乞丐,虽然早几日便与李怀江商量着,日后给两个小子弄个随从,这两个小子的心思全在课本上,生活上的庶务一窍不通,没得连个在身旁提点的人都没有。
新书推荐: 完蛋,我被鞑子包围了 寂灭剑神 末世:开局疯狂囤物资,美女急哭了 快穿白月光穿进be剧本 八零重生小娇妻,脚踹前夫致富忙 人在斗罗触发宝箱 从黑袍开始当海王 开局牛家村,我和嫂嫂相依为命 大明:百岁修仙者,朱元璋亲爹 东京怪谈捕捉大师